繁體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21-05-07 来源: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宁夏新能源 作者:李红莉

看着微信朋友圈里有关母亲节的祝福一次次刷频,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我都好着哩,你们工作忙,要注意身体,照顾好你婆婆,不要嫌老人麻烦,人人都有这一天哩。忙了就不用天天给我打电话咧。”电话那头母亲用浓重的陕西腔一如既往地叮嘱。

世界上的母亲大多如此,心里只有孩子,即使心里再牵挂,有再多的叮嘱,电话接通后仍然是“我一切都好,别牵挂”,只要听到儿女平安的佳音,自己的病痛和牵挂都烟消云散,只字不提,不希望给孩子们增添任何麻烦。

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农村妇女。她的平凡就是以一位普通女子的身份为人妻、为人母,整日操持着家里锅台,家外田间,让家里人都能吃饱穿暖;她的伟大在于她能为人长媳、为人长嫂,做得亲切自然,不刻意、不虚假,上孝敬公婆,下怜爱弟妹。惹得乡亲邻里总对我爷爷奶奶说:“你这媳妇是娶值了”。

记得我九岁时,爸爸和六十岁的爷爷赶着生产队包产到户时分给家里的老黄牛去犁地,因为爷爷走路不利索,被老黄牛踩了一脚,当时爷爷的脚肿的像个发面包一样,医院诊断为粉碎性骨折。接下来爷爷养病的日子,可忙坏了母亲。每天早晨下地前、收工后总是先给爷爷把脚洗好,再点着盛着农村散白酒的碗,边蘸烧酒边洗脚,促进活血化瘀。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爷爷三个月后就能下地走路了。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婆婆还是有旧社会的婆婆风范的,奶奶也不例外。动不动就会拿出婆婆的架子,粗声大嗓子训斥母亲活干的不好,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次次的别扭和不愉快都在母亲默不作声或者主动认错声中和好如初。日子久了,随着爷爷总在外人面前夸奖母亲的孝顺,奶奶也在村里人的艳羡声中渐渐对母亲温和了起来,家里的气氛日趋和谐。

爷爷奶奶孩子多,家里分的地也就多。父亲母亲作为长子长媳,不想让自家的日子落到别人后面,总是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天不亮就来到田里,加快速度,不知喘息的干活,晚上父亲睡了,母亲还要拆拆洗洗、缝缝补补,操持一大家人的穿戴,决不让我和小叔叔们黑着两个袖子站在他人面前。

在村子里,母亲是个非常受欢迎的人。她不但地种的好,还特别有领导才能,担任村上的妇女主任,调解他家婆媳关系,做做她家妇女工作。每逢村上哪家婚丧嫁娶,还总要担任锅灶帮厨的组长,事事安排的井井有条,逢年过节总在村上组织的活动中唱唱秦腔,踩踩高跷,真真是哪哪都有她!

母亲小时候因家寒,没读几年书,因此她决不能姑息我们姊妹和小叔叔们的学业,日子再难也得读书,执着的程度可拿她两晚织了一条毛裤的精神形容。那时的毛裤其实叫线裤,就是用现在的线手套拆了的线织就的。六叔考上师范了,可是连个御寒的毛裤都没有,穿老棉裤怕遭同学笑话,于是母亲就拆洗了好多废旧手套,上演了一出李代桃僵。正是因为母亲对我们学习的严格要求,才有我们今天的穿红戴绿、锦衣玉食。

母亲的故事很多很多,件件都能给我传递真、善、美的信息。母亲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我分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孔子的“礼义廉耻,孝悌忠信”,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也秉承着作为人子、人妻、人媳、人母该有的美德,也打算将这优秀的美德传承下去。

谢谢您——母亲。因为您,才有如今的我。

责任编辑:王悦


上一篇:
下一篇: